旱睡莲发芽温度是多少度?

小说:旱睡莲发芽温度是多少度?作者:海成更新时间:2019-04-20字数:39203

2017 年,对于我和家人来说,都是变化很大的一年。这一年,我们举家从北京搬到了深圳,在一家新公司,开始了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担负起全新的责任。

2017 年初,我还在北京,Face++,从事计算机视觉,具体说是人脸识别相关的开发工作。那时候,整天忙着人脸识别技术的研究和落地,憧憬着人工智能的美好未来,憧憬着人脸识别在各行各业的广泛应用,仿佛一些都与人脸有关。我们组开发的人脸识别、人脸关键点检测、人脸美颜等 SDK,被用到了金融保险、智慧社区、安防、相机 App、直播短视频等行业中,人脸识别和深度识别摄像头结合的方案,也被用到了无人超市、刷脸点餐等场景中。在 Face++,清华毕业生和实习生的比例极高,在公司餐厅吃午饭时,很大概率你的周围都是清华学子。2015 年刚刚入职 Face++ 的时候,还不是很适应,感觉跟不上大家的节奏,感觉平时讨论的话题仿佛两个世界(尤其是清华实习生,他们午饭时讨论的居然还是算法竞赛或者炼丹术(训练 AI 模型)。。)。慢慢的我发现,大家都非常 Nice,很乐于分享和帮助别人、敢于承担责任。另外就是,跟他们一起工作,真的是时时刻刻都能学到新东西。

所以我就一直这么开开心心的在 Face++ 工作,一直到 2017 年 4 月份。

4 月份的某一天,微软的一位朋友联系我,询问我在 Face++ 工作的近况。因为 2014 年开始担任 Microsoft MVP,和他认识也是在 MVP 的活动上,所以也没多想,只觉得是朋友间常规的问候。聊了几句 Face++ 的近况后,他开始跟我介绍深圳的一家公司,以及这家公司目前空缺的技术负责人的职位,也就是我现在在来画的职位。当时介绍下来,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这家公司居然在开发 UWP App,而且做得很不错;他们还是微软的合作伙伴,经常受邀参加微软各种产品发布和技术大会。因为我自己是从 2011 年开始做 Windows Phone,一路看着 Windows Phone 从星星之火,满怀希望,到后来慢慢没落,所以我对 Windows Phone,到后来的 UWP,是带着天然的好感和亲切感的,也可以说是某种情结吧。带着这种天然的好感,我去了解了来画现在在做什么,产品是什么样的,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领域,技术实现也足够有意思,有挺多值得深挖的技术。后来应邀来深圳面谈了一次,和来画 CEO 魏总、HR 还有微软的朋友深入的沟通了来画产品的现状、手绘这个领域的现状,以及来画的初衷和梦想。谈话时间不长,大概二个多小时吧,更多的是在讨论手绘这个领域能做的事情,以及来画的产品想做的事情。其中一个细节,是一段来画产品制作的手绘视频,被用在婚礼现场,讲述男女主人公相识相知的过程,说真的,这个真的打动我了,让我觉得这个领域不只是有前途的,更是能感动我的,能做这样的产品,我很愿意。所以也就是这么简单直接的,当场就做了决定,加入来画。

城市间的举家搬迁,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从深圳带着决定回到北京,开始跟我老婆讲述发生的这一切,以及这么一个“突然”的决定。她还是很支持我的决定,支持我想去实现的东西,只是她会担心,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全新的公司、同事、工作职责、生活、饮食,这一切会让我吃不消。而在一个坚定的决定面前,这些很快就成了脑后被忘掉的琐事。接下来就是不那么容易的部分--搬家。在北京 4 年多时间,虽然一直租房,但着实攒了不少家当,各种锅碗瓢盆,书本被褥,各种过冬的厚衣服。记得光书就一大编织袋(其实很多都基本没翻开过),衣服和被褥打起包来更是占地方的可怕。因为是我先来报道,我老婆善后处理一些其他事情,所以分两次打包,第一次先把她不必需的东西,和我必需的东西打包,光是这一次,就有十几个包裹,堆起来一人高。而我拎着箱子,和包裹兵分两路,出发去深圳。

春夏的深圳,雷雨很多,所以只能选择高铁,晚上到深圳,简单收拾好,周三,也就是第二天就报道,正式开始了在来画全新的工作。

初到来画,一些都是全新的,也是陌生的,刚开始去负责技术团队的工作,有点懵。只能先尽快让自己对公司、对同事熟悉起来。而到了周末,与我“殊途同归”的包裹到了,快递小哥拉了满满两车包裹,几乎占满了整个小客厅。于是我开始了忙碌的周末,把客厅这座山移平之后,周末也所剩无几了,还来不及思考和总结工作中的感受,周末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几周时间,开始慢慢进入工作和生活状态,工作中逐一找研发同事谈话,与其他部门同事交流,了解整个公司的情况,了解产品和研发同事的情况,了解目前技术的架构、积累和问题所在,了解团队的情况和扩张需求,生活中以住房为圆心,不断向外扩展,寻找吃饭、买菜和购物的地方。随着对周围环境的不断熟悉,以及终于结束第二次搬家,接来了我老婆,生活开始慢慢变得像生活了。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连续两次的肠胃炎,以前我的肠胃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罢工过,而在来深圳不久,就因为当时湿热的天气,吃东西不太注意,得了肠胃炎,连续两次,每次持续好几天,着实折腾的够呛,后来称体重,居然比离开北京时,减了 20 斤,很多裤子腰围都不合适了。。

插曲过后,肠胃就很容易出问题,我老婆开始控制我们的饮食,慢慢的生活也回到了正轨,开始更加专注于工作。

从一个偏重开发工作的职位,转换到偏重管理、带领和决策的职位。行业领域和技术栈的变化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工作方式的调整。

先说行业领域,Face++ 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我做的事情主要是人脸识别相关的开发工作;而来画是一家手绘视频行业的互联网公司,做的事情主要是手绘视频创作工具和平台。

而技术栈方面,在 Face++ 因为我主要负责的工作是 Windows 和 Android 端人脸 SDK、应用开发,所以用到的技术主要是 C++、C、Java、JS 等;在来画,手绘视频工具有 Web 平台、UWP、Mobile App 和小程序,所以技术栈主要涉及到 JS、NodeJS、C#、Java、OC。

这样来看,虽然行业领域跨度很大,但是技术栈还是有些相似,而且很容易适应的。而工作方式的调整,就更加重要和困难了。

这可能也是很多程序员,或者说是技术人会遇到的问题,在工作一定年限后,在技术开发之外,开始担任 Dev Lead 的工作,除了专注于个人的开发任务、技术上的深入和精进,作为 Lead 我们会和 PM QA UI 更多的是关注和讨论业务、产品和设计上的事情,开始管理 Team 的工作进度、技术积累等,承担更多 Lead 和 Manage 的工作。这也是我遇到的问题,在 Face++ 和更早的工作中,我更多担任的是 Dev Lead 的工作,而在来画担任技术负责人的职位,我的工作更多的是研发团队的管理、研发团队和产品、设计、运营,甚至市场团队的沟通、公司技术方向的评估和制定、新技术方向的攻关调研等等。

这让我的工作方式,从专注于开发和少量管理的“单线程”工作,变成了“千头万绪”、经常被各种问题打断和插入的“多线程”工作。

工作方式,对内,从关注代码实现,转向了关注整体架构和技术方向,而具体的实现,更多的是让各位研发同事去完成,我定期的和大家同步研发进展。培养大家对于自己、自己 Team 工作进展的把控,针对遇到的严重问题,单独进行协助调研工作。建立更完整的产品研发流程,尽量让流程去弥补人工容易出现的问题。

对外,从原先的对 PM 负责,变成了对 CEO 负责。这一方面需要转变的是,理解 CEO 的关注点,找到工作汇报的合理方式。和 CEO 及其他管理层同事共同制定公司产品研发的方向,从技术方面,以及产品、运营和互联网发展的大方向上给出自己的建议。参与公司各种对外的技术交流和宣讲等活动,比如代表公司参加各种技术大会,在公司发布会上参与技术产品方面的宣讲。这些对于以前少有公开演讲机会的我,是挑战,更是让人很兴奋的事情。

经历了半年的调整和成长,现在我已经能很顺利的完成现在的工作,放在半年前,自己是很难想象的。对于 2017 年的变化,在变化之初会焦虑和不安,而在变化过程中,虽然有犹豫和踌躇,但是不断的去迎接和拥抱新的变化,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工作(生活)方式,就会发现意想不到的进步。

当前文章:http://emigration.net.cn/v5kha/65453.html

发布时间:2019-04-20 04:54:38

美人梅耐寒吗? 湖南哪里有卖法国冬青的? 一大批2-8公分的紫藤苗现货,海量精品 宁夏红刺梅都在哪里买的? 北方适合种红玉兰吗? 紫藤种植时间在什么季节? 哪里种植黄刺玫? 榕树种子几月播种最好? 山西适合种什么草坪? 哪种牧草可以直接喂牛?

92824 61841 63427 86866 75374 97470 79743 39812 82134 24990 31827 73366 78705 36558 48613 35637 80090 73273 78594 85173 43376 79558 84979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